一肖中特平投资方案

微 信 掃 一 掃
討薪,當心方式不當觸犯刑律!
發布時間: 2020-01-22 來源: 檢察日報 作者:

  又是一年農歷歲末年初時。如何索要自己被拖欠的工資,自然又成了必須面對的問題。需要提醒的是,千萬別由于方式不當,不但討薪未果,反而招來罪責。

  抓老板 當心構成非法拘禁罪

  因為老板拖欠自己的工資達一年之久,且老板對自己的催收,要么置之不理,要么隨意推托,要么雖然答應卻就是不兌現,李某一怒之下,決定“把老板抓起來,逼他結清”。2019年2月3日,李某叫來三個哥兒們,蹲守在老板家門口,將夜歸的老板押上租來的汽車,送至自己的老家。李某雖未對老板進行打罵,可由于一關就是3天,李某最終因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。

  說法:刑法第238條規定,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。具有毆打、侮辱情節的,從重處罰……為索取債務非法扣押、拘禁他人的,依照前兩款的規定處罰。即雖然老板拖欠工資屬實,但其人身自由權不能被隨意剝奪;雖然李某只是索要屬于自己的工資,但因手段非法,決定了其同樣必須受到刑事制裁。

  強入住 當心觸犯非法侵入住宅罪

  2019年1月11日,由于老板攜資與“小三”逃跑,而自己被拖欠的工資轉眼成了泡影,李某一氣之下,強行搬入老板家居住,以期逼迫老板家人代為償還被拖欠的薪資。老板的家人曾多次拒絕并要求其搬出,但李某不達目的誓不罷休。令李某沒有想到的是,自己14天后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。不久,法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六個月。

  說法:李某已構成非法侵入住宅罪。憲法第39條規定,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。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。刑法第245條第一款也指出,非法搜查他人身體、住宅,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與之對應,李某具備了該罪的構成要件:一方面,盡管老板拖欠其工資的事件屬實,潛逃也已導致其權益受到損害,但這并不等于其可以通過“以毒攻毒”的非法方式實現權益。另一方面,李某未經老板家人同意,強行進入住宅,甚至不顧老板家人的多次要求而拒絕搬出,長達14天之久,給他人的住宅安寧和生活造成了危害,應當受到處罰。

  毀機器 當心惹上破壞生產經營罪

  因為老板一而再、再而三地今天拖明天、明天推后天,就是不支付欠薪,徐某忍無可忍地決定“給老板一點顏色看看”。2019年 3月 11日,徐某趁工友下班而老板尚未鎖門之機,悄悄潛回車間,砸壞了所有的生產線,不僅造成15萬余元的直接經濟損失,還由于設備被破壞無法生產,導致21萬余元的間接經濟損失。令徐某始料未及的是,自己雖然出了口惡氣,但卻換來了四年零六個月的有期徒刑,而且必須賠償他所造成的全部經濟損失。

  說法:徐某已構成破壞生產經營罪。刑法第276條規定,由于泄憤報復或者其他個人目的,毀壞機器設備、殘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壞生產經營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情節嚴重的,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而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《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(一)》第34條規定“造成公私財物損失五千元以上的”,即應予立案追訴。徐某出于報復,破壞正在使用的機器設備,損失金額巨大,罰當其罪。

  偷財物 當心構成盜竊罪

  見經自己多次催收,老板一直沒有支付欠薪的跡象,胡某經好友“建言獻策”,決定“以自己的方法來處理”。于是乎,胡某及其親友等5人于2019年4月2日,利用夜黑風高、老板出差在外之機,悄悄撬開老板家門,“拿走”2萬余元現金,搬走價值3萬余元的家電等物品。胡某沒有想到,自己會因“自我救助”被法院判處刑罰。

  說法:胡某等5人確已構成盜竊罪。盜竊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秘密竊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盜竊公私財物的行為。胡某之舉與盜竊罪的構成要件相吻合:雖然老板拖欠其工資,但胡某并不因此享有占有、處分公司財產的權利,即其行為和目的同樣具有非法性;胡某以采取不被老板發覺、知道的方法,撬門入室行竊的行為,根據刑法規定,只要盜竊數額較大以上,就必須受到刑事追究。而胡某等5人涉案金額達5萬余元,已大大超出“數額較大”的追訴起點,故應該受到刑事處罰。

  跳樓秀 當心構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

  因為包工頭從建設單位結清工程款后逃之夭夭,而自己向有關單位反映情況后,對方表示需要假以時日才能處理,童某等7人覺得只有把事情鬧大,才能引起政府重視,出面討回血汗錢。于是,童某等7人連續兩天在市區中心路段高樓上演“跳樓秀”,致使交通嚴重堵塞,許多店鋪無法營業、單位無法工作、學校無法上課、居民生活無法正常進行。童某等人因此換來三至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  說法:童某等人的行為構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。刑法第290條規定,聚眾擾亂社會秩序,情節嚴重,致使工作、生產、營業和教學、科研無法進行,造成嚴重損失的,對首要分子,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;對其他積極參加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。童某等人為達到自身目的,通過“跳樓秀”阻塞交通,讓無辜的群眾、單位、商家、學生等遭受不必要的損害,時間長達兩天,明顯已經具備該罪的構成要件,應該被追究刑事責任。(顏東岳)


(編輯:孫兒君)

一肖中特平投资方案 排三排五中奖金额规则 体彩p5 韩国留学生代购赚钱 新疆35选7的规则 北京快乐8和值走势 全半全场胜负什么意思 北京快中彩 明星上海麻将能作弊么 魔兽世界178 重庆快乐十分技巧看图